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仰望星空,脚踏实地----记北京森林站野外考察

本文发布于:
2017-11-21
来源:

其实,本来是抱着一种暑期旅游的愿望报名参加了野外考察活动,希望去没见过的地方散心,休息顺便参加野外实践。可是,当27号真正来临的时候,我立即意识到,计划永远是计划,现实一般偏离幻想的轨道。

Day 1

27号早上醒来还在清华园,上午急急忙忙参加完结业典礼就赶往东北门,踏上了野外考察的征途。(ps.在这里要好好感谢清华大学的学长学姐,在那天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当我们拖着大包小包出门时,立刻就见到了热情洋溢的叔叔,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帮我们放置了行李箱,安排了乘车,想给他们一个大大的赞!

当天,我们前往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聆听了匡廷云院士的报告:光合作用与光合膜蛋白超分子复合物晶体结构以及青年千人计划王雷研究员的报告:奇妙的植物生物钟。报告内容与之前在清华培训班所听的课程有很大不同,内容更加浅显易懂。匡院士和王雷研究员的报告,让我不禁沉浸在了生物无穷无尽的魅力中,身边一群数学、计算机、化学学科的同学也听得津津有味。

当晚,我们在蒙养园进行了破冰活动,大家经过一圈的自我介绍,都迅速熟络了起来,听着周围各式各样的普通话“口音”,觉得神奇万分,来自天南海北的同学竟然可以通过英才计划这个平台聚在一间屋子里,成为朋友,并一起度过三天三夜的野外考察,这让我更加庆幸自己能够被选入野外考察活动。

在选组环节,我很幸运的进入了程敏老师带队的野外考察一组,认识了来自成都的可爱妹子-----毛婧怡!憨厚能干的组长-----曾吴喆锴!默默无闻的插杆儿小能手-----刘千盛!活泼机灵的东灵山新物种-------王兆卓!整组气氛和谐美好,认识五分钟就建了微信群,建群第一件事就是发红包,联络了感情,也为后来互帮互助的和谐野考氛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Day 2

早上早早起了床,踏上了七拐八拐的山路,转弯的时候觉得整个人都要飞出去了。不得不说,周正暘同学是绝对的冷场王,他说开话来,全车的人似乎都陷入了半清醒半迷糊的状态,在现实与睡梦的边缘挣扎。好在班长的选举大家都积极参与,最终,董俊言成功担任班长,副班长······记不太清了,周正暘和徐远在吧。

经过三个小时的慢慢车程,就在我们已经开始用藿香正气水抵挡晕车感之时,我们抵达了短暂的、四天的“家”,位于门头沟区东灵山地区的北京森林站。拉着行李箱进了站门,迎面奔来两条小狗,欢快的摇着尾巴,后来,我们给他们取名,一条叫旺财,一条叫来福。野考的几天,旺财和来福一直勤勤恳恳的陪伴我们登山科考,是实至名归的野外考察模范带路犬。在分配好宿舍后,我们与短暂的“家”打了第一个招呼。

匆匆用过午饭,戴上帽子,扎紧裤脚,我们近四十人的浩浩荡荡的队伍便兴致勃勃地向科考区域进发了。由于还是第一天野外考察,我们的活动就仅限于在森林站老师的带领下对未来几天进行科考的样地进行简要的了解。在老师的带领下,我们初步认识了各种各样的考察仪器,对野外考察工作的艰辛与不易有了体会。

晚饭后,我们聚集在活动室,倾听了刘海丰老师关于植物分类知识的讲座,知道了植物可以从形态学、细胞学、分子生物学、化学、超微结构和微形态方面、统计数量等依据方面进行不同的分类,也对大、小花溲疏、大叶白蜡、黑桦等一系列闻所未闻的植物有了了解。刘海丰老师同时也教授了我们最基本的植物命名的方法、涵义与检索工具的使用步骤,并让我们对植物标本(可分为腊叶标本、浸制标本、电子标本等种类)及其制作方法有了初步的了解。

Day 3

经历了初至东灵山的激动后,我们迎来了首次小组科考活动,一组二组同步进行,对东灵山区域的部分样方进行调查。一二组出发最早,回站也很晚,第一次考察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用一句话形容我们的行进路线就是:哪儿不好走我们挑哪儿走(已经满足了,至少有路)。我们经过近一个半小时的艰难跋涉,最终到了20公顷大样地的边缘,找到了第一个凋落物筐,开始了对第一个样方的考察。面对形形色色、奇奇怪怪的植物,我们迅速做好了分工,我负责记录新增植物,毛婧怡核查已有记录的植物,刘千盛和孔老师一起补全小样方周围缺失的PVC管,组长曾吴喆锴清点样方内的草本植物,王兆卓则负责木本植物的清点。

刚开始时,清点草木的人也好,负责记录的人也好,大家都有些手忙脚乱,要么不清楚样方记录的格式,要么就是面对形形色色的植物无法清楚分辨,呼喊老师的声音此起彼伏。时间渐渐流逝,大家逐渐地熟练起来,草木组认识的植物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准确,记录组也渐渐做得得心应手起来,甚至可以同时记录多组数据而不出差错了。

在经过整整半天的走走停停后,我们终于到了当天的午餐地。出发前,野外用餐的各组都打包了午餐。午餐很简单,馒头、榨菜、火腿、牛奶、番茄、黄瓜,就构成了我们这些临时野外科考人员的美味一餐,平时在家或许不肯动的食物,我们现在却吃得津津有味。为了不对环境造成伤害,所有不可降解的垃圾废料都必须袋装化,全部都带下山进行处理,将对样地造成的损害降至最低。

我们大约在下午五点半左右才回到了森林站,匆匆吃了饭,将泥垢洗净,又急忙赶往活动室,聆听白帆老师带来的关于北京森林站的讲座。白帆老师将自己的十年青春与热血都奉献给了北京森林站,奉献给了科研事业,她的坚守,她的热情给了我对科研工作不一样的思考。

Day 4-5

有了第一次野外考察的经验,大家第二天的工作开头似乎顺利了许多,干起活来也更加的如鱼得水。可是,一组考察有很奇怪的现象:哪里不好走我们往哪里走,哪里没路我们就往哪里走,一组就是开路小达人!我们走了很陡很陡很陡的斜坡,全组人最后都是趴在坡上一点一点挪过去的,四肢着地果然是爬山时最安全最实用的姿势。

爬了其陡无比的山,看了好几个置点奇奇怪怪的样方,终于到了吃饭时间。可是,天公不作美,刚到休息地没多久,耳边就传来了阵阵滚雷。我们坐下匆匆开始塞午餐,但只听得雷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还伴着雨点打在树叶上的声音,惊得我们饭都没好好吃完,套上雨衣就下了山,可怜我只吃了一半的番茄。

野外考察计划被匆匆来临的大雨打断了我们只得将考察地点由山上移至站内。五位组员聚在一起,就课题内容进行了商讨,共同分析了一天半考察得来的数据。

第四天的工作相比前两天较为轻松,样方位置较好,没有怎么受到人为破坏,样方的考察记录进展极其顺利。大家都早早的回到了森林站,为明天的最终汇报做着准备。一组全体成员从下午五点半一直忙碌到了晚上十一点才勉强收工,最终敲定了课题以及汇报人刘千盛。

这夜,东灵山未眠。

THE END

最遗憾的就是没能亲眼见证课题汇报,为了赶火车,早早地就和北京森林站、和东灵山做了告别。看着被抛在车后的景色,有一种失落浮上心头。我骄傲,我曾在这里生活过,参加过考察,哪怕只扮演了一个微不足道的角色。

东灵山,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