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校园暴力受害者维权路漫漫

本文发布于:
2017-11-23
来源:
江苏省青少年科技教育中心
原标题:校园暴力受害者维权路漫漫

  小萍受到校园欺凌的事件,在曲樟乡这样一个偏远平静的乡镇看起来只是偶发的个案,但就全国而言,类似事件却屡见不鲜。

  公开报道可见,仅近几个月,就曝光了多起恶性的校园暴力并恶意传播视频的案件。

  今年4月,安徽省太和县一名13岁女生在学校遭遇校园暴力,被十几名女生围殴并撕扯衣服,施暴者还拍了视频传到网上。直到一个月后,被打女生的母亲在网上看到视频才知道女儿的遭遇。

  5月,陕西省靖边县第六中学一名女生,被同学拉到女厕所,被十几名同学轮番掌掴,并录下视频传到网上,学校只按普通纠纷处理,视频传出后派出所才介入调查。之后,教育局对涉事学校校长给予处分,责令学校安排专人对当事人进行心理疏导,对参与掌掴和拍摄视频的学生进行严厉批评教育。

  6月24日晚,北京延庆二中的一名男生,由于患有小儿麻痹被几名男同学歧视、欺负,被逼迫在厕所内吃大便。视频传出后,在网络引发极大关注。经鉴定,7名涉案学生构成寻衅滋事违法行为,其中5人被行政拘留并罚款。延庆二中对7名涉事学生给予了留校察看等处分。

  频频发生的校园暴力事件,成为引人关注的社会问题。

  从小萍被欺凌的事件中可以看到,很多施暴者的家庭教育是缺失的。主要施暴者刘某林从小缺乏父母关爱,小学四年级便辍学,成长中形成了偏激的个性,为了QQ头像这样一点小事,就纠集多名女生对小萍大打出手。其他参与的女生也有多名是留守儿童,缺少了父母的陪伴和教育。在事件中,她们没有一人站出来对暴力行为说“不”,甚至成为帮凶,表现得残忍和冷漠。

  犯罪心理学专家李玫瑾教授曾指出,人的成长过程中,性格、情感、观念三个要素是最基本的。如果因为家庭教育的缺失,导致这三个要素中的哪一部分残缺,都会让这个人变得“危险”。孩子的残忍是孤弱无助熬出来的,孩子的无耻是百般迁就溺爱出来的……孩子出走、自杀、犯罪,看似是孩子的选择,其实都是父母行为的结果。

  校园暴力一旦发生,很多人往往归咎于学校。去年11月,教育部等9部门联合印发《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要求对学生欺凌和暴力行为加强教育预防、依法惩戒和综合治理。但仅仅依靠学校显然不能有效杜绝校园暴力的发生,因为大部分的青少年暴力斗殴、欺凌事件都发生在校外。很多时候,在处理校园暴力事件时简单地追究校方的责任,有时还会导致校方掩盖甚至低调处理事件,更加不利于受害者的权益维护。

  社会发展到目前阶段,经济水平有了巨大改善,但很多人对家庭教育的认识仍是不到位的,一些农村父母“只生不养”,造成孩子实际上的留守。有些城市孩子也出现精神上的留守,父母对孩子不管不带,送到寄宿学校,或交给老人与保姆。这也会导致孩子在情感因素上出现问题,缺乏情感能力,没有同理心,就更容易滋生犯罪。

  我们也可以看到,相关法律的滞后,导致对实施暴力侵害的青少年远起不到震慑作用。在小萍被欺凌的事件中,由于施暴女生均未满16周岁,即使造成了轻伤,也不能以构成故意伤害罪入刑,最后警方只能依照相关法规,对其给予行政拘留处罚但不执行的处分。这也导致小萍的家人对处置结果极为不满,“女儿都被欺负成这样了,那些人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处。”

  当地派出所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吐露了内心无奈:处理这起案件,是他从警这么多年,第一次花这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他也很想帮助小萍家人把这件事处理到他们满意为止,但依法依规,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很多人不理解,当虐待女同学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南加州把牢底坐穿时,我国很多残忍殴打、上传受害者图片和视频的施暴人,得到的惩罚只是被要求赔礼道歉或是象征性地赔点钱,难道法律客观上在保护“校园小霸王”吗?

  记者此前曾就这一问题请教过一位少年法庭法官,对方表示,基于不同的法律渊源,中国属于成文法国家,美国属于判例法国家。比如在我国认为很轻的、纯属民事范围内的侵权,美国可能就构成犯罪。英美法系规定袭击罪的入罪门槛很低,在我国,故意伤害一定要达到轻伤才构成犯罪。对于青少年的违法犯罪行为,在司法实践中,一般以教育、拯救、感化为主,惩罚为辅,其目的是为了拯救有过失的未成年人。很多情节比较轻微的案件,都是以当事双方调解沟通,化解矛盾为主。

推荐